却阑先生

画得不好文笔还渣的咸鱼
最近疯狂补p大的文_(:з」∠)_

原创合集【一】

  秦淮是个暧昧的地方。


  她处在那江南水乡,总让人觉着蒙着一席面纱。


  那里的女儿眼波袅袅,那里的儿郎星月朗朗。


  晨间由卖花妇人的软哝细语唤醒,夜间醉卧在美人膝上。


  是梦吧,世间哪得如此之桃花源?


  我醉了,一醉千年,一醉不醒。


  晓看花柳恋清风,醉卧多少笑谈中。


一条不想做作业而产生的置顶/躺

  ☞这里是却阑,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太太,自认为是一条咸鱼ummm~所以叫阑阑,公子,杯子都可以( ’ - ’ * )

  本质是一个大话痨,虽然有时候是个尬场小能手不要害怕一起来玩吧~

  ☞然后我喜欢没事写点同人小段子,原创也会有,摸鱼也会有但可能就是太ummm。短篇可能会有吧(其实因为就是太懒所以不想写▕( ̄ε(# ̄)☆)

  所以如果我很久没更新请尽情的拿小皮鞭鞭策我( ̄ε(# ̄)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欢迎日我老福特(*/ω\*)

  ☞混的圈很杂,很容易爬墙,没有什么特别雷的cp,所以让我们愉快的玩耍吧!欢迎各位大佬给我安利原耽或者动漫什么的。(。・ω・。)ノ

  ☞最后表白我家吹风机和发电机还有我的狗子,我爱你们 @契夭先生  @雨泠  @杳杳杳

  

【也青】愿与君相濡以沫

☞我的第一篇同人短文,bug肯定多,也欢迎指出_(:з」∠)_

☞ooc(不管o没o先摆在这儿,顶锅盖)

☞可能是一个文名与内容没什么关系的文∠( ᐛ 」∠)_

☞也总私设是一个声优∠( ᐛ 」∠)_

☞大概是一个重逢前男友发现他跟其他小哥哥在一起玩耍,然后把他带回了家重归于好的故事(?我在说什么,我已经神志不清了。)

☞私心觉得也总戴眼镜肯定很好看_(:з」∠)_
  
☞有车的话请自行脑补吧(丢人)
  
  
  

  

  
  “滴滴滴。”

  熟悉的企鹅在电脑右下角闪烁起来。接连响了几声后,仍无人理睬,便变为弹窗,在电脑屏幕上疯狂抖动。

  几分钟后,声音终于停了下来,卧室里的浴室门也打开来,水蒸气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。

  男子全身只围了一条浴巾,精壮的上身有着让人血脉甬张的人鱼线,薄薄的一层肌肉和半长的搭在肩上的湿发透露着几分性感来。赤脚走到电脑桌前,留下了一串湿哒哒的脚印。

  王也在电脑桌前坐下,顺手拿起来放在一旁的无框眼镜,这才不慌不忙的点出了企鹅。

  也总!!!

  企鹅的屏幕上已被感叹号所刷屏。屏幕那边人的怒吼,仿佛能顺着网线传到王也的耳朵里。王也挑了挑眉,悠悠的敲了几字回了过去。

  喝水加枸杞:怎么?:)

  老妖:也总!你终于回我了(?;ω;`)

  喝水加枸杞:说正事,我要准备睡觉了。没事儿下了。:)

  老妖:别别别!也总后天面基你来嘛?ヾ(●??`●)?

  喝水加枸杞:别。你们年轻人的事儿,老胳膊儿老腿儿了,骚不动了。

  老妖:别介啊,也总QWQ。

  老妖:我们都等你老三年了,古代花魁都见上了一眼了。你老人家硬是一次面都没露过。

  老妖:妖妖式疯狂委屈屈。猛男暴风嘤~

  老妖:嘤嘤嘤~

  老妖:嘤嘤嘤~

  老妖:嘤嘤嘤~

  老妖:嘤嘤嘤~

  老妖:嘤嘤嘤~

  王也抓了抓凌乱的头发,看着不停冒出的红点有点无奈。

  喝水加枸杞:甘霖娘:)在哪?

  老妖:嘤……

  老妖:就在B市啦~xxx大酒店二楼包房201~我们在这等你哟~厚厚厚厚厚~也总耐你么么哒~

  王也关掉电脑,不再理会某广播剧后期妹子的疯狂表白。取下眼镜,将自己摔在软得一p的床上。

  嗯,早睡早起身体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抱歉,失陪一下。”

  王也实在是受不了妹纸们的一杯一杯的灌酒,表示要去厕所清醒清醒。

  不得不说年轻人就是精力好。

  大胖自告奋勇地表示要陪男神去,美名其曰怕男神中途被那个小妖精拐了去。

  没想到从厕所出来时还真见到了个“小妖精”。

  “怎么,也总,你老熟人?”大胖脑袋晕乎乎地,一脑袋撞到王也背上,眼神有些迷离的问。

  王也眯了眯眼睛,镜片后的眼神闪烁不明,语气有些凉薄。

  “是啊,我老情人儿。”

  纵使心中有千万种想把那个喝得天昏地暗的人ruǎ死的冲动,但他的理智还是让他先把大胖送了回去,然后就径直入了洗手间。

  洗把脸,嗯,发型没乱。领带没松,眼镜没歪。鞋?嗯,鞋带没散。

  王也深吸一口气,走了出去。

  另一边的诸葛青跟自己刚勾搭上的小哥聊的正嗨,被灌得整个人晕乎乎的。这时候如果有个人叫他儿子,他恐怕也会乐颠颠儿的应下来。

  正当小哥准备跟诸葛青进一步交流交流感情的时候,王也非常及时的出现了,一把将人搂了过去。

  一句话不说,带着人就走,端的是个霸气侧漏。

  小哥:喵喵喵?

  王也搂着诸葛青出了酒吧,想了想直接将人背了起来。

  诸葛青身体一下子抬空下意识的动了动。

  “哎,我说祖宗,您安分点儿行不?”王也将诸葛青往背上颠了颠,并非常顺手地给了不安分的屁股一巴掌。

  诸葛青一头呆毛乱翘,脑袋疼得要死,也亏得他听得出某个大猪蹄子的声音,一个委屈嘴里就开始噼里啪啦说个没完。

  “王也,你就是猪。”

  “是是是,我是猪。”王也也好脾气的应着,喝醉的人总有点儿特权不是?

  “王也,你这个臭不要脸的。拔D无情!渣男!”

  “别啊,我这还啥都没做呢。”

  “你不是去找你初恋女友了嘛,你还回来干什么。明明对人家念念不忘,还骗我跟你上床。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上我!我是你的白米饭还是蚊子血啊?”

  诸葛青说得那叫个铿锵有力,义正言辞,王也都想为他鼓掌,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拔D无情的事儿。而诸葛青则越说越委屈,差点就放声高歌一首《红玫瑰》,并开始使劲儿往王也背下挣扎。

  “诶,我的祖宗诶,你小心点儿。”王也忙将背上的托得更稳了一些,“你说你个成年人跟个初中都没上的小孩儿计较啥。”

  “小孩!你连小孩都有了?!”

  “屁,”王也有些哭笑不得,“那我姑的小女孩,今年十岁,我找谁给我生个这么大的女儿去。”

  “那你还跟那女的有说有笑……”背上的声音弱了下来,明显有些底气不足。

  “那不是我小姑嘛。当时解释你又不听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背上的人不再说话,王也也保持缄默。

  黑色的风穿过弄堂吹到两人的脸上,带了些凉意。而他们就只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心跳。

  心跳是最不能说谎的东西,那本就不应该存在的误会像一个彩色肥皂泡一样破裂。

  两人都喝了酒,王也也懒得去打一辆车。背上人平静而温热的呼吸洒在他的脖子上,两个月的空白时光仿佛就未曾存在过。

  王也被突然升起的温柔浸没,一盏盏路灯好似一个个月亮,他一步一步地走着,背上是他的全世界。

  突然想起那人那天说的话,王也微微笑了起来,喃喃:

  “不过一介俗人而已,说什么相忘于江湖,我想的只不过与你相濡以沫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HE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番外(一):

  诸葛青真是爱死了王也戴眼镜的样子,动情的时候有别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。看一次心肝儿就颤一次。

  番外(二):

  王也不是声优嘛,兴致来了用正太音叫你一声老青。

  连命都给你了,这节操还有什么用呢?

  

啊,是什么自画人设,
我自己还挺满意,我死了∠( ᐛ 」∠)_

【白黑】小黑今天又在叨叨逼逼Ⅱ【三】

  哥哥向我伸出了手,于是我跟哥哥击了一个掌。

  哥哥跑走了。

  情商时高时低的小黑:???

【白黑】小黑今天又在叨叨逼逼Ⅱ【二】

  想当年哥哥跟我表白的时候可以说是特别直白了。

  闭着眼睛往我脸上一亲就跑走了。就像要了他的命一样。

  我居然觉得该死的可爱,我可能是中了毒。:)

  老白os:速度八十迈,心情是你妈的嗨!

【白黑】小黑今天又在叨叨逼逼Ⅱ【一】

☞白╳黑(我可不可以说成黑白配哈哈哈哈哈?)

☞还是当做小甜饼磕,如前篇一样私设多。

☞可能会有其他庄园人物的出现ummm

☞今天的废话依旧很多,我们开始吧!_(¦3_ヽ)ュ

  

  

  小黑和老白第一次到庄园的时候就去军工厂逛了逛。

  明明每天都恨不得24小时粘着小黑的老白今天却说分开逛逛。

  小黑诧异,但也乐得轻松。毕竟哥哥也不会害他不是?

  没过多久小黑就收到了老白的传音。

  老白:媳妇儿儿儿!啊啊啊啊啊!!!!我迷路了!!!啊啊啊啊!

  小黑:别慌,你现在周围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吗?

  老白:有啊,我现在在一棵树这儿呢!

  小黑看了看到处都是的树,突然想弑兄。:)

ps:根据真实故事改编,你们遇到这种队友会不会把他rua死哈哈哈哈哈/笑出猪叫
  (没错这个猪队友是我)

失踪人口回归,半期考这个小妖精真是搞得我精疲力尽。今天看能不能把也青的短篇搞出来,其实在几周之前就写好了。啊~我真是条咸鱼/躺尸中


【裘杰】靓仔今天想逼逼【一】

☞依旧是瞎逼逼段子,不知道会不会弄完。然后裘杰两人视角都可能会有,主要是靓仔视角∠( ᐛ 」∠)_
☞仍然有私设,可能觉得裘克好渣啊什么的/捂脸
☞这篇大概是小刀?甜饼不会太多。提前预防针,请继续爱我嘤嘤嘤_(:з」∠)_
☞废话真多,算了,今天就用小甜饼开头好了_(:з」∠)_

  
  裘克先生今晚你跟这朵花一样美。

  迷の音:谁又双叒叕地摘了我的玫瑰!